當前位置: 首頁  >  網上學苑  >  推薦閱讀

“顏色革命”:一場虛偽的政治陰謀

發布時間:2019-08-19  來源:光明網-理論頻道

平特肖尾计算软件 www.ulxsc.icu 放大

縮小

  近來,暴力亂港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在機場圍毆內地游客、記者,暴力沖擊、打砸香港立法會和圍堵中聯辦大樓,用毒性化學粉末、汽油彈等危險工具攻擊警察……一次次暴力事件,讓世人看清了香港所謂“和平示威”的真面目。種種不可理喻的行為讓人不禁想問:香港到底怎么了,香港因何而亂?

  8月7日,國務院港澳辦和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在深圳共同舉辦香港局勢座談會上,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直截了當地指出,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動中,一些人鼓吹“港獨”,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包圍和沖擊中聯辦,肆意侮辱國旗、國徽和區徽。這些行為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正如香港不少人士所說,修例事件已經變質,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征。

  “顏色革命”又稱“花朵革命”,因其參與者們通常采用一種特別的顏色或者花朵來作為他們的標志而命名。其一種較寬泛的定義,是指21世紀初期發生在中亞、東歐獨聯體國家和中東北非地區的一系列以顏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政權變更運動。另一種是比較狹義的定義,專指某些獨聯體國2003年至2005年以和平、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政治變革。

  表面來看,“顏色革命”似乎是一個國家內部民意的反映,但實際上,“顏色革命”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干涉的結果,是一場披著“自由”“民主”外衣的政治陰謀,往往導致持久的社會對立和動蕩。

  一、 獨聯體國家“顏色革命”

  經典的“顏色革命”是指2003至2005年獨聯體地區三國所發生的三次重大政治事變:2003年11月,薩卡什維利手持玫瑰花逼迫格魯吉亞總統謝瓦爾德納澤下臺并取而代之,從而拉開獨聯體地區“顏色革命”的序幕。2004年秋,烏克蘭在總統選舉中發生激烈政治斗爭,尤先科以橙色為標志向其政治對手發起攻擊,最終獲勝,這就是著名的“橙色革命”。2005年3月,吉爾吉斯斯坦議會選舉發生劇烈的政治震蕩,阿卡耶夫總統在騷亂中流亡國外,巴基耶夫坐上了總統寶座,這就是所謂的“郁金香革命”。

  “顏色革命”在獨聯體屢次發生,不是簡單和普通的政治事變,而是蘇聯東歐劇變的延續。蘇聯解體后,所有15個國家都處于艱難的轉軌進程中,很多獨聯體國家政權簡單復制西方模式,違背國情,違背社會經濟發展規律,社會經濟遭受嚴重挫折,大多數民眾生活水平下降。各國幾乎都處于腐敗嚴重、矛盾激化和民眾不滿的狀態中。內在因素給了反對派通過制造政治?;崛ǖ慕榪?,而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干涉則對“顏色革命”的發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為了對獨聯體國家進行“民主改造”,美國在獨聯體國家成立非政府組織,培植反政府力量,進行長期政治滲透,還招募激進的青年學生組織作為發動顏色革命和“街頭政治”的先鋒隊。在相關國家舉行議會或總統選舉時,美國借助各種公開或隱蔽的手段,如制造政治經濟?;?、組織街頭游行示威、媒體宣傳,甚至是暴恐等,極力扶植其支持的政權反對派代表人物贏得選舉。

  然而,“顏色革命”并沒有給格魯吉亞、烏克蘭、吉爾吉斯斯坦三國帶來總體形勢的好轉,反而使上述三國的社會政治局勢持續動蕩,經濟一路下滑。尤其是2008年國際金融?;⒑?,這些國家的經濟更是雪上加霜,民眾生活水平不斷下降。贏得選舉只是一時的勝利,在變動不居的政治經濟形勢下,通過“顏色革命”上臺的幾位執政者也相繼下臺。

  二、中東北非“阿拉伯之春”

  “阿拉伯之春”是中東北非版的“顏色革命”,指2010年12月底發端于突尼斯,繼而幾乎席卷整個阿拉伯世界的一系列通過游行示威或武裝沖突推動政府進行自上而下的改革乃至要求推翻本國的專制政體的社會運動。

  “阿拉伯之春“運動的爆發與美國在該地區推行的大中東民主計劃密不可分。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國政府認為,在中東地區推行西方自由民主是維護美國在中東利益的重要保證。2002年,美國國務院啟動“美國-中東伙伴計劃”,該計劃的目的在于支持謀求中東北非變革的團體和個人,推進中東地區的民主變革進程。2004年6月,美國在八國集團峰會上提出“大中東北非民主計劃”,要求發達國家為阿拉伯國家監督選舉提供技術支持、培訓獨立新聞記者、增加對非政府組織的援助等。從2002年至2012年,美國為實施上述計劃向中東國家的1000多個項目提供了約6億美元資助。此外,美國和西方更打著“人道主義”旗號,對敘利亞等國動輒追加制裁,對中東國家內政橫加干涉,暗中培植西方利益代理人,推動當地政權更迭。在西方策動下,中東北非地區陷入持續動蕩,突尼斯、埃及、利比亞、也門等國先后發生政權更迭。

  “阿拉伯之春”引發的動蕩使以往中東地區不同政治勢力、不同宗教派別以及世俗政治和宗教信仰之間形成的脆弱平衡被顛覆。西方模式的競爭性選舉一時難以凝聚政治共識,觸發了更大范圍的階層沖突、族群沖突、宗教沖突、地域沖突,甚至導致血腥戰爭。幾年下來,突尼斯政權頻繁更迭,埃及經濟持續凋敝,利比亞派別紛爭、軍閥割據,敘利亞持續內亂更催生“伊斯蘭國”異軍突起,血腥殺戮震驚世界,無數普通人死于戰亂,大批難民流離失所。數百萬難民涌入歐洲不僅使歐洲面臨沉重的負擔,還撕裂了歐洲社會,加劇了歐洲的分裂。曾經支持和參與“阿拉伯之春”的歐盟,也不得不忙于應對難民?;臀榷ㄖ卸質?。

  三、“顏色革命”新趨勢

  “顏色革命”主要采取7種典型手段:利用非政府組織實施長期政治滲透;利用“第五縱隊”(西方國家在演變目標國內培植的內奸、叛徒或顛覆分子)作為利益代言人;利用青年學生、激進勢力作為運動骨干;利用弱勢群體作為運動基??;利用媒體為運動造勢;利用雙重標準混淆是非;利用暴恐掀起運動高潮。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上臺后,美國的單邊主義、霸權主義行徑日益顯著,在其大力支持和干涉下,數國出現“顏色革命”的苗頭和風險。研究發現,除了屢試不爽的“老套路”外,美國助推的“顏色革命”又發明了一些“新花樣”,進一步升級換代為“顏色革命”2.0版,呈現出值得關注的新趨勢新特征。

  一是從借助“街頭政治”力量轉向破壞憲法程序,直接扶植反對派上臺?!敖滯氛巍鋇畝逼諍頭⒔推誚銑?,且有可能受到強有力管控而中途夭折。因此,美國以更加粗暴和赤裸的方式作為替代方案,不惜嚴重破壞民主程序和憲法秩序,意圖直接實現其顛覆政權的政治目標。在委內瑞拉政治風波中,盡管存在現任總統馬杜羅競選舞弊的嫌疑,但是反對派一直拿不出強有力的證據,煽動的“街頭政治”曠日持久,逐漸遭到老百姓的反感。特朗普政府置委內瑞拉憲政和法定程序于不顧,公然糾集多個國家直接承認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為“臨時總統”,壓迫委內瑞拉重新舉行大選,使得委內瑞拉政治?;中?,現政權被推翻的風險隨之增加。

  二是從利用內部矛盾轉向加大政治經濟制裁力度,刻意制造社會混亂。利用目標國內部經濟政治問題進行刻意渲染和炒作,進而操控輿論和民意,是以往“顏色革命”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近幾年,特朗普政府奉行了一套更加直接和務實的做法,即從外部加大政治經濟干預力度,最大限度造成實際困難,從而扼殺目標國經濟社會形勢好轉的機會。美國對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等國進行了嚴厲的制裁,阻礙它們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投資等經濟往來,禁止國際組織對這些國家的國際援助和人道主義援助,為反對派提供活動資金和各種支持,懲罰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包括限制出境自由和凍結海外資產),進一步惡化這些國家的政治經濟環境,刻意制造社會混亂,加速“顏色革命”到來。美國大使館和駐外機構不僅向駐在國政府不斷施壓,還與反對派積極接觸,提供政治訓練和實際指導,成為煽動“顏色革命”的海外大本營。

  三是從美國積極推動“顏色革命”轉向“群狼戰術”,聯合多國集體施壓促變。網絡巨大的政治宣傳功能和政治動員功能已經一再被“顏色革命”的實踐所證實。近幾年,美國已經不滿足于通過網絡進行負面宣傳“抹黑”目標國政府和領導人、幫助反對派動員串聯和提供網絡課程培訓等經典做法,變出了若干新招數、新花樣。美國出動網絡黑客直接侵入目標國內網,進行信息竊取和病毒植入,癱瘓信息網絡系統,同時為美國提供戰略情報。通過網絡游戲、網絡視頻、網絡課堂等各種鮮活載體爭取青年受眾,隱蔽滲透西方價值觀。通過互聯網大數據搜集和分析,精準掌握目標國社會心理和輿論動向,為左右心理、引導輿論提供技術支持,幫助反對派及時調整策略、改進戰術。長遠來看,互聯網的跨國性、滲透性以及在“顏色革命”中更廣泛地運用信息化手段,將持續增加各國防范“顏色革命”風險的難度。

  四、總結

  “顏色革命”是21世紀以來美國對其他國家更迭政權、實現戰略目標的重要手段,其本質是赤裸裸的顛覆滲透行為和“和平演變”翻版。表面上,美國支持“顏色革命”是在踐行“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但實際上,美國是在借此搞垮異己政權,創造更有利于維護美國戰略利益的國際環境。

  所有經歷了“顏色革命”的國家都在面臨相似的后遺癥。在革命激情褪去以后,這些國家的現狀并沒有變得更好,替代政權被事實證明更加糟糕。由于缺乏政治經驗,他們無法填補權力真空穩定政權,也無法彌合革命過程中造成的社會分裂,政局面臨碎片化危險,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和現代化進程也因此減緩甚至遲滯。歷史已經表明,民主并不是一把萬能鑰匙,不能自動解決各國的政治經濟社會問題。在國家建設尚不完備時,現代西式民主中的競爭性選舉與各國民族、種族、宗教等矛盾交織在一起,只會帶來更大的撕裂,導致無盡的紛爭。

  當前,香港亂局中的種種跡象已經表明,這就是美國干涉的又一場“顏色革命”。越來越多的香港市民和內地網友看出,極端分子的暴力行為是有嚴密的組織和指揮的。據香港《大公報》《文匯報》《星島日報》等媒體報道,在暴亂中有外籍人員親身進場,戴著防毒面具,點燃手推車,推向警方;還有外籍人員充當場外導師,“‘洋指揮’在手機上通過社交軟件向暴徒通報警方的最新動向,稱‘警方仍與你們有段距離,但正向下個十字路口推進’”。日前,港獨”組織“香港眾志”頭目黃之鋒、羅冠聰等人與美國駐港領事館的政治部主管交流的照片被曝光后,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認賬”,聲稱美國政府的代表會“定期與港澳人士會面”。在此次香港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中,美國的身影無處不在。

  拿著美國的資助,在美國的指揮下,一邊高呼“自由”“民主”“法治”,一邊制造街頭暴動,沖擊特區政府機構,極端分子為了一己私利無視香港的繁榮穩定,不斷挑戰國家的政治底線,不僅會撕裂香港社會,損害香港法治,也傷害了大陸與香港之間的感情。在這場虛偽的政治陰謀中,不懷好意的野心家可恨,沖鋒陷陣的暴徒可惡,人云亦云的烏合之眾可悲。香港民眾應當認識到,美國只是把香港當做對抗中國的一枚棋子,棋下完了便會拂袖而去,留下一片狼藉讓香港民眾自食惡果。人們應當認識到,中國才是香港的歸屬,“一國兩制”才是保證香港自由繁榮的政治基礎。中央政府的寬容是有限度的,禍亂國家社會的“顏色革命”在中國的領土上是不會成功的!

 ?。ū疚南迪喙夭牧獻凼齠?,光明網馮瑩整理)

作者:     責任編輯:施海燕